12月5日 秘鲁第2天:“仗给你越打越精了”

2018-12-14 12:01:20 围观 : 70

  今年是中石油拉美公司在拉美进行国际化经营的第25年。 “中石油1993年第一次走出国门,来到秘鲁塔拉拉油田,彼时我们拿到的是别人不愿干的项目。而现在,随着‘一带一’的提出,五大洲到处都有中国石油的身影。”

  在秘鲁首都利马中石油营地见到了拉美公司总经理贾勇,这是我在海外第三次见到他。第一次是2016年,在苏丹与南苏丹,我们曾进行了五次深入交谈;第二次是今年9月,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,又进行了四个小时的长谈;而此次秘鲁再次相见,如同见到亲人一般,再度长谈五个小时。

  贾勇总经理2017年12月从苏丹中石油尼罗河公司调任中石油拉美总公司,后者设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,在拉美四个国家有合作项目,包括委内瑞拉、厄瓜多尔、秘鲁与巴西。在这四个国家的若干区块项目是与11家外国公司和两家中国公司合作,外国公司包括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、BP、道达尔、西班牙Repspl、壳牌、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等,两家中国石油公司分别是中石化(厄瓜多尔)与中海油(巴西)。

  而与11家外国公司的合作,除了伊朗独有的回购合同(Buy-back)模式,囊括了世界石油公司合作的所有合同模式,包括委内瑞拉的矿税制合同、厄瓜多尔的服务合同、秘鲁的许可证合同以及巴西的产品分成合同。

  在这些国家,中石油的作业地形涵盖了委内瑞拉的热带草原与湖泊、厄瓜多尔的热带雨林、秘鲁的海岸丘陵以及巴西的深海(2600米)。

  中石油天然气集团总公司提出的发展战略是“中东做大、非洲做强、中亚做优、拉美做特”,中石油拉美公司这四种不同的合同模式、丰富多样的作业地形以及与众多外国公司合作的确有其独特之处。而在这一大背景下,作为海外区域级公司总经理,贾总面对的种种挑战也是难以想象的。

  他以委内瑞拉为例,介绍了作为一家石油公司,是如何在国际形势骤变的情形下进行战略研判与战略储备的。2018年5月20日,委内瑞拉举行,他们在预判马杜罗总统再次连任的前提下,于3月提出了美国将制裁委内瑞拉的三种可能性(全面制裁、石油禁运、升级制裁),针对这三种制裁可能性,他们提出了三种企业应对战略。与此同时,他们还看到了制裁危机中蕴含的机遇,并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了两条重要政策。

  今年是中石油拉美公司在拉美进行国际化经营的第25年。 “中石油1993年第一次走出国门,来到秘鲁塔拉拉油田,彼时我们拿到的是别人不愿干的项目。正是凭借‘铁人’以及中国的技术优势,我们迈出了国际化的第一步。”贾总说,“而现在,随着‘一带一’的提出,五大洲到处都有中国石油的身影,国际大石油公司早已将中国石油当作竞争对手。加上‘一带一’与美国全球战略的碰撞,国际化经营与初期艰苦创业时期有了本质的变化。”

  贾总认为,25年来,中石油拉美公司已建立了国际化经营体系,也已经具备国际化经营能力,并达到了一定水平,但也仅仅是进入国际化的初级阶段。“我们还要进一步深入地与国际大石油公司对标,学习他们如何进行资本运作及实现产业链价值最大化,这些正是目前思考以及尝试的内容”。

  今年是中石油拉美公司在拉美进行国际化经营的第25年。 “中石油1993年第一次走出国门,来到秘鲁塔拉拉油田,彼时我们拿到的是别人不愿干的项目。而现在,随着‘一带一’的提出,五大洲到处都有中国石油的身影。”